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园地 >> >> 正文
素朴知本色,凹凸见真章 —缅怀木雕艺术家陈钟咏先生
[来源:本站 | 作者:宁远职中 | 日期:2015年5月25日 | 浏览1409 次] 字体:[ ]

一直想写篇文章,揉进无限的思念、敬仰与感激,缅怀民间木雕艺术家陈钟咏先生。然几番提笔,又数次搁下。唯恐文字未能深表自己对于陈老先生令人仰止的艺术造诣和人生境界的崇敬。前些日子,我与陈老先生前挚友廖东望邂逅,不约而同地怀念起陈老先生来,旋忆起陈老先生和我之间金子般的友情……

与陈钟咏老先生结缘,要追溯到八年前。当时,我刚刚调到宁远县职业中专工作。记得那时学校在校园里建了三个亭台,从增强校园文化底蕴的角度考虑,我便有了在台亭栏柱上挂几副木刻楹联的想法。正是这一想法成了我和陈老先生交往的“因缘”。

我们初识的画面至今仍然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清晰可见。那是2007年的一个秋日下午,三四点钟,秋老虎甚是嚣张,大地都冒着热气。陈老的工作室设在桐山加油站旁。我们虽是七弯八拐,但也没有费多大劲就如了愿。我曾想,艺术家自然有艺术家的“仙风道骨”和高雅的气质与形象,见面后,果不其然。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着纯天然气质,不经任何雕饰的真正艺术家:高挑的个子,清癯的面庞;衣着不修边幅,还沾了厚厚的木灰;额头锃亮发光,前半个头顶全秃了,后脑勺上却倔强地生长着一簇簇浓密的黑发,显得得那么泾渭分明;额头满是波纹,不很深,却透视着岁月的沧桑与倦怠。记忆最深刻的当是陈老那双几乎眯成缝,一刻不停眨巴眨巴的小眼睛,那么地富有真诚和个性,透着智慧的光芒。

那天的造访,我是精心“备了课”的。搁好苹果,我便自报家门,谨慎地的恭维了几句。可还没等我讲我,陈老便滔滔不绝地说开了:“哦,久仰久仰,宁远三中有名的英语专家,桃子(唐桃桃,考入中国美院)和沙子(宋莎,考入四川美院)总是在我面前夸你呢!宁远教育响当当的人物啦!”几句话,便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心心相融了。

彼时,我更加相信,什么叫因缘和“目击道存”了!

我和艺术原本是不搭界的,却有幸结识了陈老先生,成为常来常往的朋友。或许,这是上帝对我特别的恩赐。如今,宁远县职业中专三个亭台上的木刻楹联,成了陈老先生留给我们永久的佳作,很是难得。

《庄子·天道》有云,“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在艺术上,这正是切中肯綮的至理名言。因其素朴无华,不事雕琢,陈钟咏老先生方能“法天贵真”,成就许多木雕杰作。尤能可贵的是,作为艺术名家、多次获得大奖的陈老先生却低调得令人无以瞩目,“窝居”于自己的凹凸世界。

艺术家一般惜字如金、不轻易允人。但于我,陈先生算是破例了。他特别送给我一本集他多年心血创作而成的又尚未出版的作品集——《木雕集》。看了《木雕集》的序言,我对陈老先生的坎坷人生和从艺经历,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少年多难,求学多艰,学艺多磨,人生多舛。凹凸与坎坷,成了他人生的缩影。凹凸居主,也由此成了他的艺名。

因为投缘,我多次参谒了陈老的工作室,享受免费的艺术饕餮盛宴。陈老的工作室约200平方米,后面有个院子,存放原材料。工作室里堆放着我数都数不过来的雕刻工具,推、刨、锯、雕、凿,一应俱全。工作室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作品,有麒麟雄狮,骏马龙蛇,也有花草鱼虫,亭台楼阁,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组组寓意深刻的屏风系列作品,如《春天颂歌》,《秋风》,《香飘风里动》……

常言道,内行看门道。不论你有没有艺术的因子,只要见了陈钟咏先生的木雕作品,其他的,我不敢说,但我相信你一定能感受到艺术带给人的震撼。或许,有的人还能读得懂其中的内涵。陈老擅长于用最简单的雕刻技法,来表达他经久的构思和深邃的寓意。那种厚重与简约的高度契合,常让人赞不绝口。

陈老先生终其一生于木雕艺术,心无旁骛。正像爱上自己雕像的艺术家、塞浦路斯国王皮格马利翁一样,陈老先生终身不娶,作品成了他最钟情的“爱人”。用陈老自己的话说,他曾有那么一段时间,“闭门谢客,潜心构思,表现牡丹的贵气,芙蓉之生命力与繁华,山荣之先得意气,赞叹红叶的热烈”,完全沉浸在了自己营造的精神家园里。

素朴知本色,凹凸见真章。在木雕艺苑里摸爬滚打了一生的陈老,在一个幽静自由世界里天马行空的“自由雕刻人”,作品无限,风光无限……或许,只有他个人才能参透的那份幸福与快乐。

斯人已逝。从此,天堂里多了一位木刻大师。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